你没我帅

💩社会

感动..!

我就攒了四抽的钻,两发都是喜欢的麻将机角色_(:з」∠)_

送的两张星河单抽抽的...真跟闹着玩一样ˊ_>ˋ还一个是白起的重复r,大概是白起爱我了x

啊,今天终于抽到了红绡帐暖!

把侯爷的树开齐了!

吔!

我男号这张卡都四张了,侯爷号死都不出_(:з」∠)_

我们新一还有小蛮腰!!

【凡受】踏凡尘·二

片叶点在无波水面上泛起涟漪,银尘死死地盯着那人离去时翻起的衣袍,却无能为力。

因为他技不如人。

在这个世上,技不如人你就只能咽下这口气。

在密集的剑气下四平八稳,还有余力做出反击,若那暗器打在致命处,现在他恐怕已经没有命来揣度别人的身份了。

师傅去世前说山下高手如云,但能打倒他的不足两掌之数,其中大半还是已经不出来活动的老妖怪。看那人露在外面的手,并非形容枯槁,反倒保养得当。

说不定真的是个老妖怪,自己就当碰到鬼了!银尘忿忿。

被人跟了一路自己一开始并未察觉就算了,与他交手最后还落了下乘,银尘不想再经历一遍这种事情了。他摸了摸钱袋里还剩下的银子,今晚住客栈的钱还够,看来得加快行程,最好能在明天就赶到镇剑山庄。

于是他轻点脚尖便凌然跃起,踩着竹枝向前赶去。


镇剑山庄坐落在山上,而这上山之路崎岖无比,台阶由粗砺的青石板搭建而成,间或有羊肠小径,所以若有人想要靠坐轿子上去,那这轿夫也得是有着数年功力的好手。能请得起这样的人,轿中主人必然是富甲一方。更何况上山路途漫长,轻功了得之人徒步上山,须得花上一两个时辰。自然,上镇剑山庄这事,成了评判一个习武人的基本功夫杂事与否的标准。

银尘是知道这件事的,他算过时间,不是太赶,再说早到山庄,于他并无好处。不如在山下的客栈歇一晚,第二天再跟随其他人一同上山。

他一向是个不喜欢出风头的人。

还在师傅身边的时候,他就曾点着自己的额头说,你这个闷性子,做了事不说,受了苦扛着,不爱出风头,哪天师傅不在了,你被人欺负了,谁来替你讨回公道?

师傅,我只能一个人受着了。

银尘压着鼻尖泛起的酸意,抬头看了看客栈的招牌,悦来客栈,随后走了进去。


适逢试剑大会,客栈的生意都很好,连一向苦着脸的账房先生都带了三分,将算盘打得噼啪做响。

问过掌柜,才知道天地字号的房间都已经被各门各派的才俊们订完了,剩下的玄黄倒还有剩。

银尘要了一间玄字号房间。他虽然不算富裕,但还是不想委屈自己和一群粗鄙之人挤黄字号通铺。

玄字号房间大小比上不足比下有余。他拿着钥匙走到二楼,凭阑干,见小二们忙碌异常,鼓着袖子有如蝴蝶翩翩。

虽然不曾在热闹之处生活,但有时跟着师傅下山的银尘明白,这里的人骨子里带着尊卑,自己一个住玄字号的人应该是叫不动他们的,现在天地字号的人应该正在使唤他们呢。

所幸就算是玄字间,房间也打扫得颇为干净,麻雀虽小五脏俱全。于是银尘将背着的行李放在床上,摘下斗笠,拿出一套干净的衣物,又取出贵重物品贴身保管,挂好剑,便出门寻找可以沐浴的地方。

他在来的路上,曾站在树顶极目远眺,见镇子西北角有一处泉水,且人烟稀少,距离不远。

他是习武之人,在野外沐浴也是时有之事,山泉清冽,正好去去一身的尘土气。


银尘将外衣褪下,整齐叠在湖边。被黑衣包裹的肌肤是不曾被日晒过的苍白。他们修习的武功讲求儒,所以他很少裸露肌肤进行基本功的练习,自然没有可怕的大块隆起的肌肉。身体肌肉线条流畅,体态修长,先前被斗笠束缚住的长发也放了下来。

银尘不用什么簪子,他惯梳的是编发,盘起来也方便。一根长麻花垂至尾椎,麻花编得松松散散,让人觉得一把便可扯开。

他将辫子拂到胸前,小心不让水打湿,然后用手舀起水清洗一天的疲惫。

倏忽,不远处的草丛传来窸窣的声响,不像是人能发出的声音。银尘听闻声音,心下一定,右手凝聚一小团内劲,打了出去。

沉闷的一声过后,那片草丛便再无动静了,同时,银尘也不动了。

因为那一瞬,螳螂捕到了蝉,但黄雀也抓住了螳螂。


https://shimo.im/docs/U9huLpTmEcU3lAGQ/ 《踏凡尘2》 ,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


下面还有哒,见评论区链接_(:з」∠)_


我这篇文大概会变成pwp,ooc少不了的x

然后大家不用关注我,因为我啥都发ˊ_>ˋ

文章更不更刷tag就行

月夜清辉特效



要求不高,进过一次榜单前二十足矣